迷信的影响:不祥预兆

迷信,主要与金钱紧密联系,并根植于多种文化之中。
 

商学院的教授很少引用疯克音乐界传奇人物史提夫•汪达(Stevie Wonder)的名言。那就让我先引用一下他的几句歌词。

当你信仰自己不理解的东西时,
你就要受罪了。
迷信非正道。

史提夫•汪达1972 年风靡一时的单曲《迷信》中的这三句歌词总结了很多文化中共同存在的一个问题。不管我们认为我们有多么进步和理性,迷信仍广泛存在并对我们的经济生活产生影响——通常是坏的影响。

例如,研究显示,当进行财务决策时,很多人在5月13日会比5月的其它日期表现的更加谨慎。同样,美国和世界上其它国家的很多商业和住宅摩天大楼没有13层。那些有13层的大楼可能需要提供特别的折扣才能吸引租户。

在很多国家,星座仍然是众多报纸上受追捧的内容,指导读者做出或避免关键财务决定和交易的最佳时间,并加以强调。

因此,我们是不是像史提夫•汪达所说的那样由于迷信而在财务上和经济上”受罪”呢?

从逻辑上讲,教育会使人们的行为变得更加理智,而这意味着人们对迷信应该不予理睬。然而,即使在受教育程度极高的国家,迷信的做法仍然经久不衰。

例如,在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新加坡,数字8和4在大多数华人社区仍然具有重要意义。

在华人文化中,传统认为8是吉祥数字因为8听起来像”发”。而4则被视为不吉祥的数字因为4听起来像”死”。

北京奥运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其开幕式的时间正好是2008年8月8号8点8分。

人们可能认为这种迷信实属奇闻,并无大碍。但当此类迷信影响到消费决定时,就会产生成本了。

久而久之,这些成本会影响到国家的发展和福祉。

那么为什么在高度发达的经济体和受过教育的人群中迷信仍然长盛不衰哪?

由来已久的信念

心理学家和人类学家认为,个人信迷信是为了应对不幸和不确定性以及理解错综复杂的世界。

其他研究已经表明,如果拆穿迷信的可能性很低,迷信会持续存在。如果信迷信只会偶尔出现一些坏结果而不信迷信只会偶尔出现一些好结果,那么人们可能永远不会意识到迷信是错误的并且会继续信下去。

暂且不管对迷信产生的原因所做的种种推论。迷信对人类和经济发展存在潜在影响,这一点毋庸置疑。有鉴于此,理解和量化迷信对我们的经济生活产生的影响至关重要。在指导和制定政策方面,尤其如此。

尤其重要的是,理解和量化迷信可以衡量以减少迷信倾向为目而进行的教育投资、开发技能和建立知识所产生的回报。

鉴于运行良好的资产市场在经济发展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衡量迷信对这些市场产生的影响也至关重要。

例如,如果迷信影响价格信号,资源的配置可能会被扭曲,从而对福祉和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

最近的一项学术研究调查了中国1991年至2005年间深圳证券交易所和上海证券交易的IPO。在这两个交易所,上市公司的股票代码以数值表示。

该研究发现,最新上市的股票,尤其是”吉祥的”股票(即:至少包括一个吉祥数字但没有不吉祥数字的股票代码)上市之初以溢价交易。

然而,这种”吉祥”并不是永久的,因为溢价在三年内便消失殆尽。

吉祥的住宅

回到新加坡的例子。研究迷信对房屋价格的影响有利于衡量迷信的广度和迷信对经济产生的影响。

新加坡的种族构成为开展此类研究提供了理想的文化组合。不仅如此,新加坡政府明令禁止在楼层和单元号中省略连续数字或者为理想的地产进行任何选择性编号。

在研究中,我们调查了对吉祥数字和不吉利数字—8和4—抱有的传统观念对新加坡的房地产市场的新售房屋产生何种影响。

在发达的经济体,更多的人选择购买住房而不是投资股票等其它资产。因此,调查迷信对住宅价格产生的影响有助于我们对迷信产生的总体影响有个大致的了解。

通过观察2000年至2009年私人高层住宅市场近5万笔交易的数据,我们发现很少有新加坡华人购买尾号为4的楼层的单元。

此外,尾号为4的单元享受每平米98.9%的折扣;第四层的单元享受每平米99.5%的折扣。

相反,尾号为8的单元则享受9%的溢价。

此外,数据显示,对吉祥数字的偏好可以被视为一种”奢侈”,因为在新加坡的豪宅区以”吉祥数字”8结尾的单元享受的溢价更高。

有证据表明,购房者在经济动荡期会更加迷信,因为在经济减缓或经济波动时购房者对”吉祥的”单元支付更高的溢价。

这将佐证以下看法,即:当面临不确定性时,人们更加依赖迷信。

那么这些”吉祥的”住宅是否能为屋主带来好运呢?这个问题可以很好地验证认为这些住宅编号是吉祥数字的看法是否理智。

我们的数据显示,住在一幢吉祥的公寓对屋主卷入交通事故的可能性产生的影响为零。这也许并非不可思议。

的确,与住在编号”不吉祥的”的公寓的屋主相比,吉祥公寓住户出现此类不幸的可能性并没有什么不同。

与此同时,通过调查选定的保险数据,我们的研究发现,总体而言,住在尾号为”吉祥”数字8的单元的华人购买的保险险种相对较少。

迷信就此会产生严重后果。因为一旦出现火灾或盗窃,屋主会遇到保险不够用的风险。

炫耀性消费等其它因素也在影响这购房者为所谓的”吉祥”单元支付溢价。例如,我们看到有人通过高价购买吉祥的车牌号的方式炫富。

尽管如此,我们的调查清楚地显示,即使在新加坡这样高度发达的经济体,迷信仍然具有重大影响。

我们的研究亦显示,关于吉祥数字和不吉祥的数字的信念确实是纯迷信。

这就为政策制定者提出了如下问题,即:是否以及如何解决阻碍创新和增长的迷信问题;如何有效地——比如通过教育和修改法规——纠正此类信念和做法。

本评论的依据是一篇名为《迷信和资产市场:新加坡住房市场的证据》的论文。论文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金融和房地产系刘德光(Low Tuck Kwong)教授Sumit Agarwal,他与新加坡国立大学房地产系Jia He、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系Haoming Liu、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方博亮、新加坡国立大学房地产系Tien Foo Sing和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系Wei-Kang Wong合作而成。

  • Author Profile

    Sumit Agarwal


    新加坡国立大学房地产系的金融和房地产教授、刘德光(Low Tuck Kwong)教授和系副主任(研究方向)。他同时担任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资产管理研究和投资中心(CAMRI)的研究主任。

  • Sign up to our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