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印”经济蛋糕中分得一块

 

就数字而言,中印经济非常诱人。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世界银行最新的评估表明,印度的经济地位在迅速攀升,并且已经占据了世界第三的位置。

波士顿咨询集团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到2020年,中印两国将有超过10亿消费者步入中产阶级,每年的消费额将达10万亿美元。

位于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的营销教授杰格迪什·谢斯(Jagdish Sheth)说:”两个国家的崛起是具有变革意义的。”

谢斯教授是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举行的亚洲企业系列中担任演讲嘉宾时发表上述讲话的。他曾著书《中印崛起:中国和印度将如何使你的企业受益》。

“中印”并不是他创造的术语。但当谈到要在这两个快速发展的经济体中取得成功采取什么战略时,他用到了这个术语。

参与和学习

“如果那两个国家是最大的市场并且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跨国企业,你需要参与这两个市场。你也必须学习如何适应本地营销方法。”

谢斯教授说,在”中印”竞争中,需要重新思考整个营销观点。

很多营销战略都是基于西方品牌产品和服务的竞争模式。但在新兴市场中,大多数消费品和服务是没有品牌的。

“因此,最大的机会实际上在于如何使非品牌产品和服务变为品牌产品和服务?在消费市场中,这非常重要,因为品牌不仅仅创收,而且创造资产,” 谢斯教授如是说。

正如日本和韩国企业已经创造了全球知名和受尊重的品牌那样,谢斯教授期待以后的大品牌来自中国和印度。

有品牌意识的中产阶级日益推动着对品牌的需求。

对品牌需求的推动因素还包括移动电话和网上零售等技术进步。这些技术进步使企业快速和直接地接触客户。

此外,随着发达国家消费者的老龄化现象日益严重,企业正在新兴市场寻求增长机会。并且中国和印度的经济改革已经鼓励当地人民消费。

价格合理和购买便利

对于跨国公司如何利用这些迅速成长的市场,谢斯教授提出了一些可付诸实施的战略。

首先,他建议将非用户转变为用户。

“大多数营销人员认为好吧,如果我是宝洁,我必须和联合利华竞争。如果我是可口可乐,我必须和百事可乐竞争。不,你们不能窝里斗,那里有更大的市场正等着你们。”

为了在这些快速变化的市场取得成功,谢斯教授说公司也必须使创新民主化,以便使产品以合理的价格方便社会经济金字塔底层的消费者购买。

一旦在市场站住脚,公司要实施反向创新,改善质量以达到更高的水平。

谢斯教授说,对很多跨国公司而言,这有点违反直觉。因为他们往往先抢占市场的最高端消费者。

他说,公司要对符合本地文化和传统的包装和设计进行投资。这一点也很重要。

值得深思的案例

他提出奇克力(Chiclet)口香糖这一有趣的案例。同西方市场一样,印度市场也出售包装为八块一包的奇克力口香糖。但最初销量却遭遇滑铁卢。原因是,印度的消费者每次只咀嚼一部分口香糖,其它的口香糖由于当地气候闷热在盒子内融化了。

经过该研究后,奇克力被重新包装成2块一包,结果销量攀升。

“虽然,我们不把包装和设计视为营销的核心竞争力,” 谢斯教授如是说。但在上述案例中,包装和设计却起到了力挽狂澜的作用。

尽管将两个经济体合称为”中印”,但他特别强调说,中国和印度是两个非常不同的市场,并且只有少数公司在这两个国家均取得佳绩。

同一些家电制造商和消费电子产品公司一样,尼桑和福特等汽车制造商已经在两个市场取得成功。

在快餐领域,肯德基和麦当劳一直吸引着中国和印度消费者的胃口。

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财富不断增长以及获取消费品变得越来越容易,中国和印度两个经济庞然大物将势不可挡。

但谢斯教授说,未来还存在一些障碍。最大的障碍当属可持续性。

他说:”阻止印度和中国经济进步的障碍不是技术,不是资本,而是环境。对环境进行大范围投资符合两国的自身利益。”

他说,中国对治理环境和带头解决环境问题的态度非常严肃。相反,印度对环境问题并不是太认真。

中国还将面临老龄化问题。谢斯教授预测,老龄化将导致中国经济增长在2020年左右开始下滑。

无独有偶,那时也到了印度增长开始真正腾飞的时候,不过前提是印度可以改善基础设施以解决配送问题。

印度还需要改变行业政策,以便更有利于投资者。

他对中印两国能够解决问题持乐观态度,并且说看到两国经济继续增长将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Sign up to our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