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气候财富: “十亿吨”效应

碳作战室(Carbon War Room)的使命听起来很简单,就是减少碳排放;但加上这个减排的目标”十亿吨级”后,该使命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宏伟的愿景。

对很多人来说,这个任务听起来有点令人生畏。但听听碳作战室的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是怎么说的。他个人网站上的原话是:”不要思考’哪种解决方法最便宜?’,也不要思考’哪种解决方法见效最快?’,而是要思考’哪种解决方法最棒?'”

碳作战室是一家非盈利组织,旨在汇集商界精英,解决一些看似棘手的挑战。

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联合支持下举办的新加坡创造气候财富峰会(Creating Climate Wealth Summit)上,提出的挑战是如何找到应对气候变化的盈利方式。此处的关键词是”盈利”。

“我是一名商人。我有航空公司、宇宙飞船公司和火车公司。这些公司成吨成吨地排放二氧化碳,”维珍集团的创始人和企业家理查德•布兰森在峰会的开幕式上如是道。

他告诉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教授Ken Richards:”在对我们所在公司不产生损害的情况下,以有趣和富有想象力的方法减少碳排放符合我们商人的利益。而这就是碳作战室设立的宗旨所在。”

创造气候财富峰会已经在华盛顿、伦敦、柏林和悉尼等地举办。此次是该峰会第一次在亚洲举办。组织者选择了新加坡作为举办地。

现任碳作战室总裁哥斯达黎加前总统菲格瑞斯(Jose Maria Figueres)表示,选择新加坡是合乎常理的,因为新加坡常令人称颂的特质与该组织的目标具有完美的一致性。

“新加坡这个地方非常独特。一个行动迅速敏捷且适应性强的小国,为如何做出有益和积极的转变提供了强有力的参照。碳作战室希望像新加坡一样。我们规模很小但行动敏捷。我们希望具备强大变革能力并成为世界里的向善力量。”

工作小组

在这个为期两天的峰会的开幕式上,与会人员分为四个独立的工作小组并立即着手制定一个减少碳排放的盈利战略。最后,各小组分别做汇报。届时,专家组将就其项目是否可扩展、是否可营销以及是否可以吸引投资者等方面向各小组进行提问。

第一组——尤达小组(座右铭:”唯有节能,别无它途”。)他们的想法是利用技术手段对节能进行最优化数据分析并将分析数据卖给对消费者行为感兴趣的公司。

专家很快提出了尖锐的问题:

如何实现节能?

谁会对此感兴趣?

将该项目放在亚洲的背景下:新加坡家庭的温室气体排放比例是多大?

第二组是能源回收小组。他们也受到了同样的盘问。该组的想法是召集新加坡最丰富的资源——新加坡人民——提高回收率,在”第一英里”实现废物回收和分类。换言之,在大部分新加坡人居住的建屋发展局(HDB)社区实现废物回收和分类。

该项目的设想是推出将由新加坡政府支持的地球币,并使用这一新货币向参与者支付报酬。

第三个小组是能源效率小组。该组试图提高已建成的场所的能源效率。他们选择的项目模型就是本次峰会的举办地点——滨海湾金沙会议中心。

据介绍,他们将在此推出实施节能想法的试点项目,然后将其推广到金沙所有的地产和其它酒店集团。

峰会的组织者向各个小组提出了很多需要思考的问题。其中包括:下一步做什么?

“盈利”

第四个小组意在帮助推动造船业在更大的范围内实施的节能技术。该组对盈利的问题理解最到位。

在过去几届创造气候财富峰会上,与会者已经讨论过使用第三方融资支付该技术的想法。这只新加坡的团队思考的问题是,如何调整这种想法以便使其符合亚洲本地文化。

坐镇造船业专家小组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副教授达伦•汉森说:”这不仅仅是一种慈善的方式。事实上,这是可以盈利的。”

他的同事Ken Richards指出,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在赶碳减排的浪头时面临一些障碍。创造气候财富峰会可以帮助识别那些障碍。

他说道:”一旦我们找到解决这些障碍的方法,企业便会在利润的驱使下介入其中,并在此过程中提供公共服务。”

布兰森称,看到峰会上这么多个人和组织致力于以颠覆性和盈利的方法解决气候变化,自己备受鼓舞。

在峰会结束后发表的一篇博文中,他是这样描述与会者的,”他们致力于在各自的行业打破常规,释放新的增长机会,同时惠及地球。”

Sign up to our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