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整装待发,将引领后危机世界的经济增长

威廉•斯特朗(William Strong) 在投资银行业有30余年成功的职业生涯,其中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摩根士丹利度过的。

但是如果他现在能和亚洲刚刚起步的年轻银行家交换位置的话,他会义无反顾。

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最近组织的领导力系列对话当中,曾经担任摩根士丹利亚太区联合首席执行官的威廉•斯特朗说道,亚太安然度过了全球金融危机,有望在未来几十年出现显著的增长。

在向由学生、教职员工和专业人士组成的听众发表的演讲中,他说道:”我认为这个世纪是亚太的世纪。我想你们真的是恰逢其时、恰逢其境。”

在演讲中,他重点介绍了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原因、从中得到的教训以及亚太地区为什么看起来注定不会重蹈西方市场的覆辙,引发危机。

事后来看,人们可准确指出全球金融危机发生的原因,即:美国和欧洲出现的那种认为住宅房地产价格会继续攀升的错误观念。

“过去每个人都打这个赌。但每个人都错了,”他如是道。当泡沫破裂时,涌现出的破产和违约数量之巨,前所未有。

使用按揭支持证券为住房贷款提供融资的金融机构发现市场已经枯竭。

市场枯竭导致银行出现大量贷款损失,并继而引发大型金融企业的破产。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雷曼兄弟的破产。

回顾过去,他说金融机构显然背离了良好的管理原则。这些机构在房地产上”以小搏大
“,而不是实现业务领域和收入来源多元化。归根结底,这属于常识性错误。

“如果有些资产的价值涨得极高而你恰巧并不相信这种涨法,也许你是对的。或许你应该做点别的业务,”他如是说。

但是他承认在危机形成期辨认出警示信号并非易事。

监管者做出的回应是实施一系列政策和监管要求,以改善银行安全并尽量减少系统性风险。

斯特朗说,尽管这些措施使金融机构受到更严密的监管,但说到底这对该行业和投资者来说是好事。

他说,尽管亚太地区确实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并且增长的确有所放缓,但亚太地区总体上从未经历过萧条。

此外,虽然房地产的价值在很多亚洲城市持续走高,但相关政府正在采取降温措施。

他指出香港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根据香港的房产新规,那些购买了房产且在两年内出售的人士必须缴纳附加税。

斯特朗说到,亚太地区没有依赖西方曾用过的融资技术。这一点让他备受鼓舞。

因此,他相信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亚太地区为显著的增长做好了准备。

他告诉听众,世界上15个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中有9个在亚太地区。

2012 年,亚太地区 GDP占全球GDP的比重为 23%。到2040年,该比重预计将攀升至46%。

与此同时,全球GDP预计从目前的73万亿美元增至376万亿美元。

所有这一切有望在短短的28年内实现。因此,现在的所有金融从业者都有可能会扶摇直上。

然而,未来的道路可能并非一帆风顺。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斯特朗说,他最关心的是货物、服务、人员和资本能否实现跨国界的自由流动。他说,现在国家间的摩擦层出不穷,投资规则比比皆是。这种情况可能会使投资者望而却步。

但他同时说道,投资者要对国内或国外的法律规则有信心,这一点很重要。

“我想知道,我是否能够得到公平的对待……,是否会有透明度,以及如果有人不公平地、非法地歧视我或者欺骗我,我是否能够得到法庭的救济。”

“如果我得不到这种待遇,我会到别的地方去投资。”

斯特朗说,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对资本的需求。

目前还不存在泛亚债券市场。应付不同的货币和监管机构也可能阻碍增长。

但他说,亚太地区已安然度过全球金融危机,且被证明颇具韧性。最后,他说目前亚太地区的状态非常好。

Sign up to our newsletter